您的位置:河南共青团>>动态信息>>阅读

 
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时间:【2008-7-9】   

  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现代市场经济下社会公平的核心要义,也是国民财富增长到一定水平后保持社会和谐与经济协调的基本支撑条件。党的十七大报告将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作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和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重要内涵,为我们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指明了新的关键着力点。

  近年来,我国经济总量和财政收入增长迅速,在经济实力与财力方面已基本具备了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条件和能力。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是,随着经济增长和体制转轨,公共服务供需矛盾依然尖锐,不同区域、不同群体民众间享受公共服务的差距不断拉大。这种反差背后反映的问题是多方面的,但突出彰显的是政府财政职能的某些错位、缺位和公共财力配置机制的某些偏差与不合理。鉴于此,围绕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完善公共财政体系,应主要着重于正位、纠偏和抑差。

  所谓正位,就是要遵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政府与市场的分工规则,大力强化政府公共服务职能,将提供全面的、均衡的公共服务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时期财政职能的基本定位。其基本战略任务是深入推进经济建设型财政向公共服务型财政转变,进一步树立公平为本的公共资源配置理念,确立统一国民待遇的公共政策体系,建立能够普遍反映民众公益诉求的公共财政决策机制,以真正构筑起稳固的人人享有基本公共服务的制度基础。

  所谓纠偏,就是要适应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要求,科学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和财政支出责任。首先,要统筹经济社会发展,切实改变过分依赖直接财政投入搞经济建设的传统偏向,更加关注民生,将公共财力更多地投向义务教育、基础医疗和公共卫生、基本社会保障、公共就业服务、廉租房建设、公路与公共交通、环境保护等长期“短腿”的社会事业,并在投入权重上更多地向农村地区、落后地区和困难群众倾斜。其次,科学界定政府间公共职责分工,将满足公共服务需要的财政支出责任适当上移,并合理确定各级政府的分担比例。基本公共服务事项大多具有受益范围广和正的外部性强的特点,中央政府与高层地方政府理应负有更多的支出保障责任。而现行财政体制的问题恰恰是将公共服务支出责任过多地压给了经济和财政实力相差悬殊的基层地方政府,从而加剧了城市与农村、发达地区与落后地区之间基本公共服务供给的二元状态。

  所谓抑差,就是要逐步弱化和消除对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具有逆向调节效应的财税体制与政策因素,切实发挥公共财政体系抑制基本公共服务差别的功能作用。具体要点:一是建立科学、完善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目前财政转移支付制度的主要问题是,具有均贫富和均等化作用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力度太小,各种维护既得利益与非均等化性质的转移支付名目繁多,比重过大,并且对于基层政府这一问题尤其突出。据典型调查,我省有的县一般性转移支付占县以上各级补助的比重还不足2%。故而必须逐步提高一般性转移支付的规模和比例,促进地区间财力均衡。同时,完善省以下财政体制,深化预算制度改革,强化预算管理和监督,不断提高转移支付的有效性。二是按照事权与财力匹配的原则,合理调整中央与地方及各级地方政府间的税收分配比例,尽快壮大、完善地方税体系,整合、规范财政收入渠道,增强各级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能力,特别是促进解决贫困地区基层政府提供公共服务能力不足的问题。三是以鼓励性的财税政策引导生产要素跨区域合理流动,以保障性的财税政策给予跨地区流动人员以一视同仁的公共服务待遇。两者并举,在有效抑制、缩小区域发展与公共服务差距的同时,解决劳动力流动过程中伴生的公共服务歧视问题。四是配合主功能区建设,建立对禁止开发和限制开发地区的生态与公共服务补偿机制,确保当地居民享有均等化的基本公共服务。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